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10 March, 2011 | 一般 | (28 Reads)
大學期間,我最常去的一個地方就是圖書館,除了去二樓借書外,更多的時間是在三樓的閱覽室看書。閱覽室只准看不許借,因此那裡的書也最為完整。因為書全,環境好,來此看書學習的同學自然就多。雖然書不能藉走,但是有些書被別人捷足先登亦屬常事。

文學類的書是我看得最多的,記得有次我淘到了一本王憐花的《古金兵器譜》,說的是古龍與金庸小說裡的人物。作者見解獨到,語言幹練,那本小書還配著插圖。翻看此書,我如獲至寶,邊看邊把好的詞句整理到自己的摘抄本上。

這是我看了《毛澤東的讀書生活》這本書後,養成的“不動筆墨不讀書”的習慣。看書喜歡邊看邊想,然後劃下生疏的字詞和好的句段,整理到摘抄本上,最後再查閱字典,歸納分類。 也正因為如此,我讀書的速度就比旁人慢了許多。加之閱覽室有嚴格的作息限制,所以這本書我看了幾次都沒看完。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好的東西總會受到更多的注意。後來幾次去閱覽室,我都沒有找到這本書。望著正在閱讀的莘莘學子,我真有種跑過去翻看他們書的衝動,看誰拿了我的《古金兵器譜》。當然,那本書是大家的,不是我的。只是先入為主的霸占,讓我產生了理所當然的錯覺。

平日里不管看書、看電影,還是電視連續劇,我總喜歡有頭有尾,善始善終的看完。很不喜歡那種只有開始沒有結尾的東西。所以對於這本看了一半的書,不捨與無奈之情,糾結於心。不過也只得另選一本了。

隨著來閱覽室的次數逐漸增多,類型的情形後來又發生了不少。遺憾多了,終於成全了習慣。

有次我隨意瀏覽著書架上的書,突然又看到了那本《古金兵器譜》。好像他鄉遇到故友,久別的戀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那種大喜過望的意外,不期然而然的驚喜,讓我感慨之餘,趕緊把它從書架上拿下來,生怕再被別人搶先一步。

閱讀室要關門的時候,我不捨的把它放到移動書櫃上,由管理員把這些書再次歸類整理後,再由大家選看。

我知道,這一別,不知哪次才能再看到它。就算把這本書讀完了,類似的情形又不知要發生多少次。任我如何早來,如何勤奮,如何執著,總有我看了卻無法看完的書。善始卻難以善終。

格物致知,推物及人。生活種種,何嘗不是如此。

坐長途汽車,困頓迷糊之時,聽到廣播播放一曲直達心靈深處的天籟,清醒之後,卻發現歌聲飄渺而去,難以尋覓;太多的人,匆匆而來,急急而去,說好要堅持走下去,離別時的淚水和偽裝堅強的笑臉仍歷歷在目,如今卻音訊全無,相忘於天涯……

太多的事,太多的人,我們與之僅有開始的美好,卻無完整的結局。

我們為此傷心、遺憾、嘆息、哭泣、懊悔,只恨歲月無情,造化弄人,物人皆非,昔日不再。然而我們也不必過於傷懷。正因為善始難以善終,才有了久別重逢的驚喜,才會珍惜已經擁有的一切,才懂得不必過多的沉迷於過去,憂心於未來,而要好好的把握當下,活在當下。

最重要的時間,是現在;最重要的人,是此時此刻,在你身邊,與你一起分享生活的人。正是有了開始的美好,有了難以善終的遺憾,我們才懂得擁有的可貴,才能在珍惜之餘,坦然面對已經逝去的物,已經離開的人,然後去迎接下一個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