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7 April, 2009 | 一般 | (115 Reads)
 “合理”的高標準要求(1)   
  要知道孩子在想什麼、干什麼,否則對孩子的教育是談不上的。了解孩子的思想行為,隨時調整要求,使之更切合實際。對孩子嚴格要求的同時也要給孩子一定的活動空間。對孩子的要求應該合理,不合理的牢獄式的管教只能束縛孩子的身體卻不能束縛他們的思想,相反的,他們會以不當的模式進行對抗。
  有一段時間,我發現女兒的書包裡總有幾本流行小說,我對女兒說,你還是少看那些東西吧,那些書看了沒什麼用,從現下開始,你只能看經典作品,因為看通俗作品對提升思惟能力、英文水準意義不大。以後不允許書包裡再出現那些書,只能是名著。
  這是我定下的規矩,她勉強答應,不過,看起來不服氣,後來,她這樣寫道︰
  爸爸似乎什麼都要從我手裡奪走。他開始不讓我看書,總是想給我佈置別的什麼任務。我很沮喪。我天生就有一種反叛的性格,我認定,我沒有理由聽他不合情理的指令。
  我開始假裝做數學作業,而實際上是在讀書。我坐在臥室的書桌前,爸爸通常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報紙。我總是在書桌的抽屜裡放一本書,然後偷偷摸摸地打開抽屜看書,只要聽到外面有什麼動靜,就急忙關上抽屜,裝作是在做數學題。
  這個騙局一直演到我上三年級的那個夏天,雖然發生了幾次他進屋來我正好把抽屜關上的驚險場面,卻從來沒有在“現行”時被捉獲。
  使我的這一騙局能夠一直上演的唯一理由是因為我總是能按時完成數學作業。我約束自己,只要看了20頁書,就一定要做十幾道數學題。這樣,我學會了快速地解數學題。爸爸從未發現我能那麼快地做題,因為我仍然裝作還是以前的速度。這樣,剩下的時間就是我自己的了。
  暑假來臨,我高興至極,我知道,這意味著我將有足夠的時間閱讀。我更容易耍爸爸啦,因為他早8點上班,晚5點下班。在這一段時間,我大可輕易地看一整天書。
  爸爸早上8點一走,我就起床。不過,我總是暗示他,我可能會起得比較晚,這樣我又有了多下來的幾個小時可以看書。雖然爸爸媽媽認為我很懶,睡得太多了,我無所謂,也不想說明,因為我實在覺得看書比改變他們對我的歧見重要得多。
  我對這種不誠實感到內疚,但還是不能擺脫。我只是想,至少要能夠做一件自己最喜歡的事情。我對於要被人看管感到非常難受。在那一段時間裡,我也感到很奇怪,為什麼這個騙局一直沒有被揭穿。因為一直以來,只要我做錯了什麼事,爸爸總是會發現並指出的。
  後來,也就是幾年前,我才發現,其實爸爸對我的這個小詭計了如指掌。事實上他早就開始偵察我。因為他猜我一定有什麼事瞞著他。那時,他什麼也不說,他知道我的反叛心理。如果我知道他讓我看書,我也許會中斷看書的熱情。
  一直到了幾年前,當我告訴他那些年的往事時,他才說出真相。他聽我說起那些詭計時,笑著對我說,他早已什麼都知道了。我想到這么多年來一直被蒙在鼓裡就覺得好生氣。只有中國的父母才會策劃出這樣的勾當。在好的美國家庭裡,父母認為誠實是父母與孩子關係的重要原素。
  如果對孩子的要求過分、不切實際、不合情理,孩子就難免做出不誠實的表現,這也是我發現以後自我反省並立即糾正的原因。
  記得我小時候,父親也常逼我多練數學習題,貨架夾|時尚精品 |宣傳禮品|廣告禮品家務助理他給我準備了練習本,要求我每次做練習前寫上當天的日期以備他檢查。我父母週末外出時把我擱在家裡,給我佈置的任務還是做數學題。我常常不按他的要求做,而是在頁首寫上日期,將以前做過的數學題隨便抄下幾頁,就去鄰居家裡玩,估算時間差不多,趕在他們到家以前躺到床上裝睡。
  那天,是個週末,我外出前,看到女兒正在做代數練習。也不知怎么了,我走到泊車場上就站住了,心想女兒會不會也像我小時那樣蒙她爸。我坐進車裡,開車繞了一小圈,又回到原處,下了車走回自己的公寓樓下。
  我住的是二樓。通往二樓的樓梯上方有一塊水泥板。我上了幾層樓梯,雙手抓住這塊水泥板,一個引體向上,跳了上去,再側身翻過一堵隔牆,就上了我家二樓的陽台。我透過百葉窗的縫隙,往屋裡望,高倩正悠然地看著小說。我觀察了一會兒,不發一點兒動靜,悄悄地循原路撤離陽台,輕輕地跳回地面,再“      ”踏上樓梯,到了家門口,敲著門高叫︰“高倩,開門。”等了一會兒她把門打開,面色略顯尷尬。我告訴她忘了帶東西才折回來,閉口不問她剛才在干什麼。
  她又坐回到書桌前認真地做起了數學習題,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我也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隨便拿一樣東西離家出門。  室內設計公司, 辦公室室內設計, 裝修公司, Office Interior Design, Home Interior Design, Decoration Design 心理輔導| 心理醫生| 催眠治療| 抑鬱症| 焦慮症| Anxiety| Counseling| Counsel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