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2 July, 2016 | 一般 | (16 Reads)
愛,像開在四月裡未曾凋謝的花,嫣然,妖嬈,清風吻著淡淡而開的花朵,像是吻著愛人般輕柔;情,像四月裡舒展而開的葉,點點新綠,入眸,沁人的色彩,鋪滿整個季節。
——題記
昨日的煙雲往事,隨風,已遠去,悄悄地走了,留給有心的人兒無盡的牽念。某些人,某些事,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淡出了記憶,偶爾想起,心,平靜的像一灘死水,不起波瀾。也許這才是真正的忘記,不是打心底憶不起,而是在某個似曾熟悉的瞬間,想起,心再也沒有了往日跳動的狂野楊海成
四月芳菲,花已不是這個季節的主角,像你,早已不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放眼望去,滿眼的綠意,是大自然不經意間的贈與,卻成了塵世裡唯一的主題。
生命就如這些映入眼簾的綠,從一片新綠到蒼翠蔥蘢的綠,一路風景,經歷歲月變遷,看花開花落,種種的種種,最終成為了記憶的筆觸,想來,只能用一支寂寞的筆來寫意。生活,原本單調無味,偶爾閑來,攤開紙張,隨意寫點什麼,給這單調到無味的生活增添一絲的色彩。提筆落墨間,何嘗不是文人墨客自我賞識的情趣。
一樹梨花,幾乎是在一夜間悄然綻放,開的無聲無息,只將所有的美麗展現在喜愛她的人們面前。那朵朵潔白,瓣瓣晶瑩,宛若降臨人間的精靈,悄悄地,便籠絡了所有人的心。有的嬌豔,有的嫵媚,有的放蕩,唯有這一樹的素白,洗滌著被繁花迷亂的雙眸,是清純的美,悄然間,便讓人愛不釋手。看慣了梨花簡單的素白,忽然看大朵大朵的櫻花,繁贅厚實,好像一位濃妝豔抹的姑娘和一位簡潔清透的少女,而我,更喜歡清純的美。
她是這般無聲無息,便像一個擦肩而過的人,深深地烙在了心上,於是,無法忘記,於是,深深的愛了。因為愛,才有了疼惜,也因為有了深深的疼惜,才有了刻骨銘心的愛。
再美的景色,終究抵不過時間的洗禮,只是在時間的輪回裡,我們適應了在變幻無常裡欣賞不一樣的美麗。一場雷雨,來的猝不及防,大雨傾盆而來,打濕了朵朵開的嬌豔欲滴的素白,更是在一陣風雨交加裡,吹落了無數潔白的花瓣。落英繽紛,是不是該形容此刻的場景呢楊海成
有些淒婉,有些冷豔,有些落寞。四月的芳菲,盡染著各色的花瓣,又好像是各色的花瓣,盡染著四月的芳菲。四月裡,一些花開的有些落寞,滿眼繽紛,卻有些許落魄。一樹沒有新葉的花朵,在四月的暖陽裡,張揚,狂傲妄。
往事,開始在四月裡漫上心頭,不想回憶,不想忘記。一直是一個比較念舊的人,總喜歡在過去的故事裡緬懷曾經的過往,是太過傻,還是太過執著,早已分辨不清,仿佛知道前路是個陷進,卻仍選擇義無反顧的勇敢向前。
都說讓往事隨風,可每一次念起,嘴角都會上揚,而心,卻平靜的沒有漣漪。慢慢的懂得了,在回憶裡打撈過去,在現實中尋找快樂。一些虛無縹緲的感覺,只是心在作祟。
轉眼之間,院子裡的梨樹,已是一片新綠,那些白色的精靈,再也無從尋找。我好像沒有發現她抽絲發芽,便已看盡了她的一身綠衣,這一樹的新綠,來的悄 無聲息。坐在那一片綠意盎然裡,獨享一個人的清歡,放一首喜歡的歌曲,品一杯喜歡的茶,茶香嫋嫋,混合著一樹新綠淡淡的味道,閉眼,沉思,原來無味的生 活,可以是這般舒適。
一種情趣,藏於心底,無從訴說,是淡淡的歡喜,只有在文字裡,傾吐。文字,是走進一個人內心深處的心路,靜靜的看,細細的品,所有的一切,都在文裡楊海成。一個與文字有染的人,總喜歡把情緒寫入文字裡,而文字也成了唯一的訴說,那些能說不能說的,都在文字裡傾訴。
人生,尋尋覓覓,只為尋找一個歸宿,是心與心的相親相依,是情與情的相知相許。遇見時,總是把一切想的太過美好,而所有的美好,仿若一朵花的嬌豔,終有花期。從遇見的欣喜若狂,到一起的平淡無味,再到互有怨言的不滿,就是一個花季,習慣了,也就淡了。給所有的美好一份期許,像春日裡錯過的花期,期盼,想念,失落。
悄悄地啊悄悄地,往事都已隨風而去了,心頭的思念,淡了,變了。曾經牽手走過的地方,早已物是人非,風笑了,笑哭了雙眼,迷了誰的眼,恍惚間,淚流滿面。
悲情的故事,以不再相見而結局,沒有思念,沒有留戀,毅然決然到從此不再想念,如果某天想起,只是心在風裡惦念了一下從前,一笑而過,像一個玩笑。多想此生陪你流浪,攜手踏遍每個日暮晨曦,看花開花落,清淺緣深,是註定了要分離,也無怨。
你走了,在一陣春風裡,悄無聲息;你走了,在我的心裡,不留痕跡,不想記起。你走的很輕,走的很遠,像放飛在天空的一朵雲,抬頭看去,已模糊不清,再也看不清哪朵是你。
走吧,沒有牽念,悄悄地啊,往事虛無縹緲,隨風而去。